中国国家话剧院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首页 > 演出信息 >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宽度网:涂松岩:我更在乎角色首先是个“活人”
发布者:ghadmin发表时间:2017-10-25

 

 

 

 

111

 

 

涂松岩,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94级本科

代表作品:

话剧作品:《坏话一条街》《带绿色回家》《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理查三世》《狂飙》《伏生》等

电视剧作品:《双面胶》《双城生活》《我的青春我的梦》《团委书记》《王贵与安娜》《咱们结婚吧》《雪花那个飘》《宝贝战争》等

配音作品:《英雄》《如果·爱》《心中有鬼》《十月围城》《赤壁》等

话剧《伏生》首演前一天,和涂松岩老师约了采访,他比约见的时间稍迟了些,抵达剧院前厅的时候他还有些气喘吁吁,在远处看到我朝我挥手打招呼,脸上泛起和善的笑容,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丝毫不见明星的架子。

《伏生》是阔别舞台约有十年之久的涂松岩回归后的第一部戏,还是个古装戏,「说实话,开始看完这个戏的本子我是很排斥的。」毕竟这么多年来,他凭借多部生活戏活跃在大银幕,这一次还是在舞台上诠释古代人物,他需要做些调整,这多少让他有些心里没底。

 

 

 

222

 


基本不接古装戏,一是因为他皮肤对酒精胶过敏,扮上古妆影响表演,并且「左撇子」又让他在学习武术套招上有障碍,这些客观原因还是次要,另外一个主观原因是他觉得传统古装戏表演方式有些一板一眼,对个人发挥有一定限制。可是这个本子和李斯这个人物的确很吸引他,内心还是很想接下来。

然而,排练之后,他发现王晓鹰导演的指导思路和对这部戏的整体把控,让他觉得「很对路子」。

「晓鹰导演给予了我很大的自由发挥的空间,这让我可以融入更多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而不只是单纯的展现古人,能够完整诠释人物是我觉得拿到这个角色最幸运的一点。」

 

 

 

333

 


 

台词见长的他,表现「极度控制下的张扬」

以往的配音经历在如何通过台词塑造人物上给了他更多的磨炼机会,「给人物配音,对于每个字,每个断句,每个气息的要求让我学到很多,哪怕一个字、一个断句,你处理的不好,都会影响角色,所以我觉得台词不管在舞台剧还是影视剧中都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这让他在台词上稍微多了些自信,使他更擅长于通过语言来表达人物内心的冲撞。

《伏生》中的秦朝丞相李斯,是一个权倾朝野,不苟言笑,城府极深之人,在这场儒法之争里与侯岩松老师饰演的博士伏生处处为敌。尚法的李斯这个人物最突出的性格特征就是「严谨」,与豪迈饮酒的伏生身上的洒脱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二人在表演方式上也有着强烈的反差。

因此李斯的形体动作偏少,只能通过台词来表达他的内心情感,用涂松岩的话来说是一种「极度控制下的张扬」。控制之下还要有力度,在表演上不是件容易的事。

 

 


 


李斯的自卑感刻画的不够难免是遗憾

无论塑造什么角色,他喜欢更直接的走近人物的内心,从人性角度出发去理解人物,首先要把他演成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是他更在乎的。

众人眼里看到的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控制欲望极强的李斯,很难看到他内心潜在的一份挥之不去的自卑,这也是涂松岩进一步对李斯这个人物的挖掘。

「他小时候出身贫苦,从小遭受蔑视和打击,不被认可,这些给他的童年留下巨大阴影,这种阴影造成他后来拥揽权力之后,极度渴望成就霸业,完成控制别人的野心,在童年受到极大挫折之后,他反弹到另外一个极致,一旦达到那个位置就会极度释放,把那些失去的,不曾拥有的,重新占有。」

 

 


 

随即他默出一段词,「那是我,童年的梦魇,仅仅因为贫寒,我的那一点点自尊,和自信,就被这种嘲笑声,吹得无影无踪,后来我才发现,只有嘲笑别人,才能不被嘲笑。只有令人恐惧,才能赢得尊重...作为大秦朝丞相,我不允许任何人,再拥有这样的笑声,我要让那些爱笑的人,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其中的每个断句、每个重音都恰到好处,通过台词上的张力,那个充满仇视和控制欲的李斯赫然出现在眼前。

让观众直观体会到人物的自卑感是件很难的事情,这也给涂松岩出了难题,他也不断地在尝试在哪些地方可以加一点不那么强势的部分。

「我觉得虽然是演古人,但毕竟相隔甚远也无从知晓原型究竟怎样,百分百契合史实不是我想表现的,所以我比较在乎首先要把他演成一个活人,活人都有软弱的一面,这时候人物才会更丰满立体。」但这种「高傲下的可怜」让他觉得在刻画上还有所欠缺,人物的表演空间和戏量都不够再去深挖,这也算是他的一点遗憾。

 

 


 

「伏生」和「李斯」能在舞台上较上劲儿

戏中的涂松岩和侯岩松两位老师,在人物性格上一洒脱,一严谨形成对立,表演形式上的一张一弛又很互补,两个人演起对手戏来更是能形成一种微妙的气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能在舞台上较上劲儿。」两个人在台上能够真正的同时走入角色,他们的表演状态就像是榫卯,「搭」的节奏特别一致。

可能是因为对立的人物关系,也可能是剧情推动,总之二人那种「针尖对麦芒」的状态能够一直延续,也许观众难以看出来,但演员自己能清楚感受到这种微妙的气场。

「作为职业演员来说,在场上我们都是看着对方眼睛演戏的,我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你是真的听我讲话呢,还是说你是在想词儿呢,这是两种状态。可能我在说下一两句词跟本子上稍有差池,但我跟对手交流的状态一定是准确的,我宁可要交流的准确不要字面的准确。我跟侯哥演了几十场,每场还能达到这种接得住对方反应、完全沉浸其中的状态是很难得的。」

 

 


 

「伏生是我的知己,也是我的噩梦。」

「李斯,他也是个读书人。」这是伏生的一句台词,首先李斯作为一个学者来说,伏生对他也是认同的,只不过二人站在不同的学术角度。同样,李斯也这样称伏生「他既是我的知己,也是我的噩梦。」李斯他不否认伏生的才华,同是士大夫一族,读书人之间的心灵相通是存在的,噩梦是因为他们站在了不同的学术角度上,要因此而战斗。这种对手间的惺惺相惜是很矛盾的一种状态。

 

 

999

 

不能永远活在角色的世界里,要花时间生活

聊到戏外,涂松岩说自己有点懒,好玩儿,总会留一部分空间给自己,他说自己是个比较小资的人,不论是旅行、徒步、潜水等一些极限运动,还是像自己制作皮具手工艺品,这些爱好都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外旅行观察旅途中形形色色的人也成为他不自觉的职业习惯,会对陌生人感兴趣,琢磨、分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说观察力、理解力、表现力是演员缺一不可的三个要素。

 

 


 

年过四十的涂松岩已经进入结婚生子的人生新阶段,他也在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心智上还不敢说完全成熟,还是希望那种年轻的状态会好一点。「父亲」的新身份也让他跻身「晒娃」行列,「说实话,孩子就这几年是最依赖你的,父母就是他的全部,这个阶段错过就没有了。」

「作为演员来说保持一份童心、对事物的新鲜感是很重要的,太世故太有城府,你演不好戏,对于角色来说需要有一双透彻的眼睛。」在他陪伴孩子过程中,孩子也帮助他成长,孩子身上的直接、毫无隐藏让他觉得弥足珍贵。「真诚是成年人遗忘很长时间的东西,成年人有很多面孔面对社会,孩子就只有一张脸,但他能打动你。」

 

 


 

现在,家庭对他来说份量很重,演戏从来不会用哭来表达难受的老爷们,都会因为不小心磕到儿子心疼到落泪。家庭上的一份责任让他逐渐减少工作量,他说自己是个懒人,不追求爆红,但要对得起每一个角色。要花时间去生活,不能总是活在角色的世界里,真实的生活才能在生命轨迹里留下更深刻的印记,年老之际病榻之前才有的回忆。

 

 

来源:宽度网 刘晓佳/剧照摄影:王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