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剧院新闻
首页 > 剧院动态 > 剧院新闻
国家话剧院原创大戏《北京法源寺》天桥艺术中心盛大首演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
发布者:发表时间:2015-12-07

 

 

 

 

 

 

 

12月5日晚,中国国家话剧院、天桥盛世投资集团联合出品,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出,李敖原著,田沁鑫编剧、导演,李东任制作人的国家话剧院原创大戏《北京法源寺》在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盛大首演,并将连演12场持续演出至12月2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对《北京法源寺》的首演也给予了关注报道。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对北京法源寺首演的报道

 

《北京法源寺》的演出赢得众多专家、学者、媒体和普通观众的称赞,好评如潮。著名学者戴锦华看完戏后评价道:“很久没有感受到剧场的饱满了,田沁鑫导演再次感动了我。这个戏是我很熟悉的田导的戏,但是在形式上有不少实验,最主要的是,在这种形式当中,成功的传递了大时代,传递了大时代中的大角色,久违了。”

《北京晚报》资深记者王润看完戏后,对该剧点评道:“大格局、大情怀、大审美、大人物。有性情、有思辨、有禅意、有担当。想不到,这历史的厚重、生死的质询、家国的深情,以及再现这一群舍生取义的大知识分子、情义男儿灵魂与命运的责任,竟然都落在了一位女导演身上。从《生死场》《狂飙》《赵氏孤儿》到今天的《北京法源寺》,一脉相承的戏剧大神还在。替田沁鑫高兴,替中国戏剧高兴!老田,高高的。”

 

庙堂高耸,人间戏场

 

话剧《北京法源寺》由奚美娟、周杰、贾一平、方旭等领衔主演,并集结黄小立、李永贵、李文启、马迎春等老戏骨,以戏剧的视角观照戊戌变法中的人性,角度不在于对历史定论,而在于重新发现,发现在斑驳的维新历史里,曾有一群志士热烈的激动。田沁鑫导演写作近两年的剧本,攫取波诡云谲的这段晚清历史中,最为惊心动魄的10天,用一座法源寺,将所有的冲撞、纠葛与不安置放。最终的舞台呈现,正如田沁鑫所言:是传奇,是故事,是真实,是志士;是启示,是传承,是精神,亦是佛儒!

田沁鑫表示:“重温历史,可以惠及当下。其中,教化何等的忠孝,探讨怎样的义胆,弘扬如是的佛学。《北京法源寺》是不得不排的戏!这部剧,在戏剧结构上,践行‘中国戏剧’之品格,之审美,之义理,之精魂。在世界艺术的潮流前,思考今日吾国艺术生灵的使命和责任,承认古国华夏艺术的精彩,是自觉,亦是自信。吾愿为‘中国戏剧’继承和发展,竭力担当。正是:高耸庙堂,人间戏场。开锣唱戏,法海真源!”

正如李敖原著中所写,广东青年康有为、梁启超和湖南汉子谭嗣同,在北京法源寺相遇,之后,中国近代史上悲壮激越的戊戌变法正式拉开序幕。当时,康有为就住在菜市口米市胡同南海会馆,梁启超住在陶然亭边上的粉房琉璃街,谭嗣同所在的浏阳会馆在烂棉胡同(如今的烂漫胡同),这三位戊戌变法的核心人物,在北京的居住地与法源寺相距甚近,谭嗣同、梁启超二人又虔诚信佛,常往法源寺走动。“这些大知识分子超乎寻常的想法和行动,与他们的信仰是分不开的,”因此,田沁鑫把法源寺作为一个集中了他们信仰和思考的意象,串联起整个事件中的人物。

以此开场,便直接道出了“庙堂高耸,人间戏场”的主旨。话剧《北京法源寺》的舞台上,一开始便是和尚普净与谭嗣同亡灵参详“生死、鬼神、朝野、常变、家国、情理、出入、去留、强弱、因果……”,在乾坤流转、日月相替后涤荡心灵。田沁鑫说,“她想用一切有为法,勘破生老病死、勘破政治棋局、勘破人伦俗世、勘破道德文章、勘破社会伦纲,堪破历史千载,堪破宇宙万象。超越自己。无我。”

“法源寺在北京的寺庙里,有它特有的悲怆气氛。”小说里写明末袁崇焕被凌迟处死,部下一姓佘的义士偷偷将其尸身送往法源寺超度,抬头一看正门上头有三个大字——“悯忠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的法源寺,因李世民哀悼北征辽东的阵亡将士的心愿而建,武则天赐其名为悯忠寺。元初,南宋遗臣谢枋得抗元失败,被俘时亦被关押在悯忠寺,看见镶嵌在寺院墙壁上的《曹娥碑》,他感泣地说,小女子都不失骨气,难道我还不如小女子吗?遂绝食而死。而清朝诗人黄仲曾在法源寺养病,住了两三年的光景,他写“全家都在秋风里,九月衣裳未剪裁”,仿若晚清国运。以法源寺为事件讨论的发生地、见证者,可谓与庙堂、与人间紧紧相连。

同样是这段短命的百日维新历史,《北京法源寺》借普净师徒、历史人物、改革人物之口,讲述何为善,何为伪善;何为义,何为大义。在接受了康、梁、谭等爱国维新派人士提出的变法建议后,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希望为中国寻找出路。变法93天,慈禧干涉,眼看变法失利之时,光绪帝命秘书杨锐带出“密诏”,着维新派人士,火速筹谋“救驾”事宜。康有为想到握有兵权的袁世凯,着谭嗣同夜访住在法华寺的袁世凯,商议营救光绪皇帝之策。袁世凯最终没有完成使命,揭发变法为“政变”!慈禧废黜光绪皇帝,变法在轰轰烈烈的103天后失败。慈禧训政,康有为、梁启超海外流亡,以谭嗣同为首的“六君子”血溅北京菜市口。一切皆有缘法。1921年,康有为与梁启超重游法源寺,原本要好的师徒二人,因“保皇还是革命”的政见不同,缘尽于此。

 

迷障丛生,仍要从容

 

“戊戌变法这段历史,学术界众说不一,其中还有不少悬案,做戏难度太大。最大的挑战来自戊戌这段历史本身,历史总是迷障丛生。”田沁鑫说。光绪帝与康有为究竟会面有多久?康有为拜访伊藤博文时说了什么?袁世凯是如何在维新派和守旧派之间摇摆不定,谭嗣同夜访袁世凯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康有为拿着皇帝的诏书是不是到国外办了“公司”?“想要还原历史真相几乎是不可能的,”田沁鑫说,“即使如此,我们仍要从容。”

改编剧本时,田沁鑫注入了自己的思考。1888年至1927年跨越30余年的风雨飘摇,被浓缩在最具戏剧冲突的10天里。光绪与康有为君臣相见、惺惺相惜;维新变法的主张大胆形成;谭嗣同以“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决绝离世;梁启超西学开始新的追求,写的是属于男性的豪侠、忠义、决绝和悲壮。“这是一台结结实实的男人戏。”田沁鑫如是说。

小说《北京法源寺》机锋逼人,禅意超然。你一言“树立论点”,我一语“据典回击”,写得精彩,看得也很过瘾。《北京法源寺》在十几年前就深深打动过田沁鑫,因为小说里有史学、政论的底气,高谈阔论,酣畅淋漓。书里塑造的仁人志士,有着上品人物的美感。“它充满了哲思的对话,但如果舞台上光有对话,没有故事,戏的脊梁骨就会弱。”田沁鑫说,“我不敢说有机锋。我对这部戏的思考体现在时空的设定上和故事的推进上。”

剧中,周杰饰演的光绪皇帝召见方旭饰演的康有为,完成了等待多年的一次相见。光绪说,“我们见面一个时辰,你对外,却说了一生。”康有为:“这一个时辰让中国历史有了意义!”光绪:“朕为你夜不能寐,就怕见面不对路。”……康有为:“我的长相,让您失望了?”光绪答:“你的颜值确实不高。”这场君臣相见的台词深刻、独特、俏皮、戏谑,是典型属于“田氏”的机锋。

田沁鑫用传奇加政论,做出了武侠的意味,以个人的担当作为着眼点,结构了戊戌变法。《北京法源寺》中,关照的多是个人的处境与灵魂,历史成为大背景。用武侠作出口,是因为“它有一种既传统又新颖的说不出来的一种大中华审美气质,一种热烈的激动。”从宫廷皇族,到知识分子,再到寺庙僧众,每个出现在《北京法源寺》里的历史人物都将跟人们之前的认识不太一样,不是要颠覆谁的历史形象,准确地说是尽量还原历史人物。

光绪帝求索、求变、求不负期望,可是作为“儿皇帝”,只能深陷国运惨淡的悲情伤感之中。康有为由一个世纪的先知,变成下一个世纪的小丑,历史造化。贾一平扮演的谭嗣同,孤独坚定,却为臣有忠、为兄有义、为夫有情。吴彼扮演的袁世凯,承担历史的骂名“粉墨登场”之后,渐渐浮现刀枪剑戟中的枭雄形象。

最为特殊的人物,是这场男人戏中唯一的女性——慈禧。创作团队翻查资料时,意外地发现了曾国藩的次子曾纪泽写了一本《曾惠敏公日记》,描述了慈禧在朝堂上跟她的大臣们之间的一种交流和说话的方式。有四五个年轻人看完这本书后略带打趣地说,“慈禧要是这么个说话方式,那我们对她的认识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啊。”“她那个逻辑非常严密,还真是个政治家,全都是问话,问得很详细。”田沁鑫说,甚至因为逻辑太严密,台词在直接引用时竟然删不了词。于是舞台上,奚美娟饰演的慈禧,在被黄小立、李文启、李永贵、马迎春四位老艺术家饰演的重臣,以稳健的台风围坐时,稳稳当当走出大国气象。

 

 

摄影:谢宇、赵涵

责任编辑:乔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