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首页 > 演出信息 >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国家话剧院新创话剧《兰陵王》7月中旬首演
发布者:ghadmin发表时间:2017-06-23


 

 

622日,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演出的新创话剧《兰陵王》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于711日至16日在国家话剧院剧场开启首轮演出。该剧由著名剧作家罗怀臻编剧,著名导演王晓鹰执导。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张皓越、夏力薪、李任、王楠、邹一正、陈诚、张津赫以及特邀演员余凤霞等出演剧中重要角色。舞美设计和灯光设计分别由张武、邢辛担纲。

 

话剧《兰陵王》从北齐名将兰陵王的传奇故事发展出全新的情节,将兰陵王设置成一个因目睹父王被害而用女儿态掩藏真性情的柔弱王子,齐后为唤回兰陵王的男儿血性,交予他先王遗物——神兽大面,戴上大面的兰陵王神奇般地平添雄伟气概,在战场上所向无敌,却也同时走到冷酷无情、暴虐可怖的人性另一个极端。最终,齐后用母性的牺牲帮助兰陵王告别迷途,回归本我。全剧用艺术象征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关于“灵魂与面具”的寓言,体现对悲剧命运的观照,引发观众对于人性、本心的思考和探讨。

 

发布会上,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强调,剧院近年来秉承“中国原创、世界经典、实验探索”的创作理念,在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创排中国原创话剧《兰陵王》,充分体现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担当。排练一个多月以来,通过主创人员的挖掘和研究,努力实现中国传统的当代表达和完美的舞台呈现。希望通过排演《兰陵王》,引发观众对于人性和本真的深层次思考。同时,也希望通过艺术家们的表达,让《兰陵王》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戏剧110年来的成熟与发展。

 

 

编剧罗怀臻是知名戏曲剧作家,此番首次涉足话剧领域创作剧本。他坦言,创作《兰陵王》的念头由来已久,这些年他始终致力于溯源中国传统戏剧模式,把中国传统艺术元素应用到当代文艺创作中。《兰陵王》的本质实为代面戏,表现了戏剧艺术的最原始形态。在西方的演剧风格在中国大行其道的今天,回归传统文化,树立文化自信,重新确认自身的文化身份,同时将中国戏剧与世界接通是当代戏剧人的使命,因此《兰陵王》应运而生。

 

在谈到剧本时,罗怀臻表示,塑造兰陵王这个人物,他着重刻画了其人性中的“羊性”和“狼性”两极,希望通过讲述一个人的异化过程,拷问灵魂真实和人性复杂。

 

 

导演王晓鹰表示,此次排演《兰陵王》从中国文化的著名传奇和中国戏剧的艺术源头出发,用更质朴、更纯粹同时也更丰富、更强烈的“中国式的舞台意象”,讲述了一个“关于灵魂与面具”的现代寓言。也正是缘于剧中强烈的象征性,不能仅仅依靠以往驾轻就熟的导、表、演手段处理,需要寻找各种新的艺术元素,创新新的表现形式将其呈现出来。从一个多月的排练效果看,已很好地将傩戏、傩舞等融入其中,古朴却又具有现代感。当谈及《兰陵王》与《理查三世》、《伏生》在创作上的异同时,王晓鹰强调:“《理查三世》尝试使用中国式思维——‘阴阳太极’理论来解释和表达对理查三世这个邪恶人物的理解;《伏生》则是一出‘从传统文化深处,走向现代舞台表达’的中国戏剧;《兰陵王》则要追求在讲述故事、塑造人物、表达情感、传递哲思的完整过程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特别是传统戏剧的美学意韵”。

 

 

此次饰演兰陵王的是在《霸王歌行》、《理查三世》等多部作品中都有出色表现的青年演员张皓越。一路走来,他的舞台表演功力在稳扎稳打中成长,潜力亦得到不断激发,得到广大观众认可。张皓越坦言,此番出演《兰陵王》这是他遇到的最难的一个角色。剧中兰陵王一度男扮女态,以求蒙蔽齐王保命宫闱。他虽曾经有过反串经历,但戏份不大,多为讽刺、戏耍的性质。然而这次,他要把女性之阴柔彻底融进角色,让“可人儿”成为自己的一半,还要能够随着剧情的需要跳脱出来,走向人性的另一个极端。这种切换,无疑是极具挑战的。为了更好地把握角色,张皓越私下做了很多的功课,查找史料了解原型,从反串戏剧大师的身上寻找灵感,反复学习揣摩戏曲旦角的表现身段台步。“我觉得这是一个层层递进的过程,通过每一场戏的酝酿,最终将对于人性的拷问推向极致。”他这样说到。

 

20年前遗憾错过出演《萨勒姆的女巫》的演员夏力薪,非常看重这次与王晓鹰导演的首次合作。由于《兰陵王》本身的特殊性,糅杂了一些戏曲元素,角色情绪比较跳跃,也对她的表演提出更高层次的要求。“忍辱负重是人生必修的课程。”在谈到饰演齐后这个角色时,夏力薪这样说。在表演中,她也将把自己对于人性和命运悲剧思考融进细节,期待唤起观众共鸣。

 

剧中饰演齐主的李任表示,排练过程中导演给了他很大的启发,“齐主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大奸大恶之人,绝不是宵小之徒。不要将角色程式化、脸谱化。”在剧中,李任与饰演兰陵王的张皓越有多场对手戏,齐主的残暴与精明都是在针锋相对中不露声色的得以展现。

 

本剧兰陵王的爱人“郑儿”的扮演者余凤霞,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此次作为特邀演员参演《兰陵王》。由于本剧融入了很多中国传统戏剧的元素,余凤霞深厚的戏曲功底帮她更好的塑造郑儿这个人物。她透露,在刚刚进入剧组时很难拿捏传统戏曲模式与话剧现代化表达之间的“劲”,在导演的不断引导下,现已渐入佳境,一定会在演出时向大家呈现出一个全新的郑儿。

 

 

说到话剧《兰陵王》舞美呈现上的亮点,面具的运用便是一个重要表现元素,全剧自始至终都贯穿面具的意向。曾参与《伏生》等剧目面具设计的张华翔,表示此次设计兼具艺术性、历史感与实用性,特意前往日本,实地参观保存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能剧《兰陵王入阵曲》传统面具,寻找创作灵感。但是对于传统面具的借鉴绝不是照搬,在设计过程中,他还融入了中国戏曲始祖“傩戏”面具的特点,力求让每一件面具都成为极具古朴美由不失现代感的艺术品。

 

 

极具象征性,又融合东方古典美感和现代美感的舞台美术是本剧的另一大看点。舞美设计张武此前的一系列舞台设计作品中,观众不难发现,他一直在营造富有哲学性的舞台空间,力求通过一个个布景引导人们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在本剧中,他也想通过景物和舞台装置完成与观众的对话,“在剧中有一只屋顶,有人看它像坟墓,有人看它像丰碑,让观众看到他们所能理解和体会到的,就是完成了与观众无声却真实的交流”。张武说道。

 

此次灯光设计邢辛虽身经百战,但《兰陵王》仍然抛给他一个不小的难题。由于本剧的舞美风格极简、宏大,灯光要在遵循这种风格的基础上,烘托舞台氛围,外化人物情感,实现灯光的“语言功能”。邢辛坦言,他对于此次尝试充满期待。


  此前曾与王晓鹰导演合作过《伏生》、《杜甫》等多部剧目的贾菲,本次担任形体设计。她表示,创作初期导演提出了形体上追求“似舞非舞”的理念。经过反复论证和尝试,我认为这次形体上不是创新,而是一次文化的溯源过程。中国古老文化符号“傩戏”的表演方式极具代表性,正好契合剧目的内在气质,因此剧中大量的借鉴、融合、发展了“傩戏”元素,最符合舞台风格感和人物性格的肢体语汇。

 

此外,《兰陵王》剧中服装设计也是充分考虑中国传统的现代表达,彭丁煌表示,设计融入了更多戏曲元素,大量水袖的运用将别有一番韵味。全剧音乐方面,音乐设计田震子尝试加入了西凉乐龟兹乐的元素,将整体音乐气质侧重民族与现代的相融。声音效果方面,着重于戏剧风格感觉的营造,追求音效的音乐化,隐藏在戏的后面,让观众在观看时感受到音乐音效与剧情融为一体的自然。

 

 

                       供稿:宣传推广部  摄影:王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