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合作交流·教育培训
首页 > 对外合作 > 合作交流·教育培训
国家话剧院“戏剧影像放映”再现话剧《生死场》
发布者:ghadmin发表时间:2017-04-10


111



201742日下午,中国国家话剧院在国家话剧院小剧场举办话剧《生死场》“戏剧影像放映”活动,于大银幕上再现了这部厚重的原创经典剧目。


2



话剧《生死场》改编自萧红同名小说,由田沁鑫编剧、导演,韩童生、倪大红、张英、任程伟、李琳、马书良、谢琳等主演,曾荣获包括文华奖、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剧本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精品剧目奖在内的多项荣誉。活动放映的话剧影像是中国国家话剧院首次采用高清4K标准,尝试以戏剧电影手法进行多机位切换的现场拍摄。


33


此次活动面向社会邀请了近三百名普通戏剧爱好者、武警部队官兵、高校师生走进剧场。


4



在近三小时的放映活动中,观众始终聚精会神,他们被光影的切换所吸引,被演员的表演所打动,被人物的台词所感染,时而揪心低叹,时而会心一笑。活动结束后,观众纷纷在网络平台上留言,表达自己对“戏剧影像放映”的独特感受。


5



“戏剧影像放映”是中国国家话剧院今年开启的一个全新项目,旨在通过放映的形式呈现国家话剧院舞台上的优秀作品,把有限的优质戏剧资源以神奇的光影手段延伸到更多观众面前。今后国家话剧院还将增加放映场次,完善放映内容,并配合多样的戏剧教育活动,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拉近话剧艺术与普通观众的距离,让更多观众走进剧场,走近舞台,爱上戏剧。



观众留言选登

玉界尺:

中国国家话剧院第一次用“戏剧影像放映”展现自己的戏。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田沁鑫导演如何诠释我钟爱的女作家萧红的代表作,为着那个年代那片黑土地上的男女老少们。配乐选用的唢呐和锣鼓,这种戏曲里再熟悉不过的表现,用到主题凝重的话剧中,给人沉重后的高亢明亮感。希望以后能组织更多形式丰富的戏剧活动。

张佐楠:

第一次“近距离”看演员们的表演,和在剧场里的体验完全不同,可以清晰地看到演员通过脸部表情刻画人物的内心情绪。我被带回到了那个不曾亲历的年代和场景里面,看到那个时代里的人在环境压制下的苦痛、无奈、挣扎与挨着。我们的内心还有太多的困惑与迷茫需要在走出剧场后继续寻找答案。相同的民族性格,我们改变的机会在哪里?感谢艺术家们带给我们的思考。

夏焱Andrea

“戏剧影像放映”画面十分清晰,像坐在剧场第一排一样。演员的表演非常棒,特别是韩童生和倪大红,把人物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不像《北京法源寺》那样全程时空穿插叙事,但也有很多片段式闪回的处理,相当不错。结尾有一种奔赴刑场、舍生取义的感觉。谢幕也十分戏剧化,演员都迈着方步,气氛凝重。

崔伟:

戏剧影像放映和现场观剧的感觉有不小差别,让我有机会从舞台不同角度看到演员的微表情,感觉非常棒。许多精彩之处恨不得鼓掌与银幕上的演员互动。

林洁:

无怪乎当年《生死场》艳惊四座,令田沁鑫导演一举成名。早年京剧所给予她的营养:“身段画景”,景不在外在的对象上,而在演员的身段上,因此舞台几乎是空的,大神级的韩童生、倪大红以一流的表演支撑起了整部戏。对电影的借鉴:有闪回、有倒叙,有多个不同空间的事件在舞台上分区域同时呈现,接近于电影的蒙太奇手法,串起了灵活的时空。《生死场》是田沁鑫对萧红小说的一次成功转译。关于人如蝼蚁、命如草芥的主题,委实是可以在更长久的时空内听到永恒的回声的!

薛睿琛: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为抗日情怀流泪了。以为二里半和赵三的仇,永远也解不开,但面对日本人,他们依旧同袍。你尽可以说是贩卖爱国情怀,也可以说结局老套,但依旧让人热泪盈眶,不是吗?村里人接二连三死在日本兵的枪下,金枝的死成了爆发的引线。他们放手一搏,他们群起而攻,他们要去赶死。舞台上空狰狞的日本旗飘然落地,背景墙裂开一个缝,露出美丽的田野,也许象征着视死如归的坦然和勇气终究会在绝望中撕开一个胜利的口子吧。一直偏爱话剧胜过影视剧,因为话剧演员真正让我看到了他们对“职业”一词的诠释。

菊花茶:

本剧一气呵成,多场次的结构,插叙、倒叙、定格。“生老病死”巧妙成为全剧点题之句,每一场戏都是围绕着生死来进行,直到外辱将这和谐打破。舞台上光影的虚实结合、充满象征隐喻的表演都给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全剧的舞美设计,充满虚拟的色彩,舞台上的东西少到几近于无,也传递出浓重的乡土气息。原班人马复排演出的《生死场》朴实、憨厚、纯粹,塑造了那个时代中国农民群像,由此窥见了个体性、阶级性、民族性、国民性、女性意识的萌芽和启蒙救亡的曙光。联想到《原野》中对女性的压迫以及村民的愚昧无知和麻木不仁,两部剧何其相似!

王丽:

一场力透舞台的话剧。伴随着朴实的关于“生老病死”的阐述,我慢慢地走进“生死场”。不再是萧红的《生死场》,而是田沁鑫的《生死场》。每个人物的刻画都具代表性,非常深刻丰富:有鲁迅式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有旧中国的生的艰难、死的不易,有活着的绝望、死亡的无奈,有男性的不阳刚、女性的奋争……观影的同时也令人反思这些愚昧的佃农身上的性格弱点在我们身上有多少映射。国难当头,我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和行动?或许,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我们并不一定会比剧中的佃农们高明、高尚多少吧。

童军:

整部戏在面对土、背朝天、生活贫瘠、生死不保的生存状态中展开,简洁的舞台使观众全神贯注紧盯几个老戏骨精彩纷呈的表演。几个村民嘴里嘟囔着“生老病死没什么大不了”,贯穿全剧。老戏骨带着黑土地浓烈气息的台词和表演紧紧抓住我的心,跟台上人物同呼吸、共命运。萧红说:“在乡村永久不晓得,永久体验不到灵魂,只有物质来充实她们……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鲁迅为《生死场》作的序中称它是“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的一幅“力透纸背”的图画。萧红的《生死场》对人性、对生死的思考深入骨髓,年纪轻轻确已洞察世事。感谢国家话剧院举办的活动。戏剧改变人生,看尽人间百态!



/研究教育部

/宋绪柳